对外交流
对外交流
对外交流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教学 > 国际交流 > 对外交流
研究因选题生意,方法服务选题——参加“第五届社会研究方法论坛”侧记
发布时间:2017-08-01浏览次数:

7月24日-27日,本人经学院批准,前往湖北省恩施市参加由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培训中心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主办的2017年“第五届社会研究方法论坛”。该论坛针对高校教师在专业建设和科学研究中对社会研究方法的应用存在的种种困惑和疑问,秉承“服务高等教育事业,服务一线任课教师”的宗旨,邀请了南京大学特聘教授风笑天做《定性研究方法:类型、特征与应用》演讲、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主任邱泽奇做《研究主题、数据证据与证明策略》演讲、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常务副主任、社会学系副教授王卫东做《回归方法家族在社会科学研究中的应用》演讲、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教授杨菊华做《如何利用数据分析软件进行学术研究》演讲、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孙凤做《社会调查数据的结构与分层方法》演讲、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肖索未做《田野调查作为一门“手艺”》演讲。论坛日程紧凑,信息丰富,深感有所收获,但未经审视的生活毫无价值,未经讨论的思考缺乏意义,因此将如下心得与各位同事分享,希望得到批评指正。

一、 研究的本质是证明、修订、发现事物之间的联系。邱泽奇老师、杨菊华老师都强调了研究的首要目的。事物之间的联系是普遍存在,多种多样的,那么,对于绝大多数中国科研者来说,不是因为可供研究的素材太少,而是面对纷纭复杂的世间万象,在众多事物联系之间,没有选定或明确一个研究方向作为自己的研究主题,才导致了为研究而研究,为职称而研究的中国式科研窘境。当然,选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因为选题一定要有意义——学术意义、社会意义。至于如何选定有意义的主题,自身的学术积淀,对社会事物的观察与思考,学术同好的探讨与合作,是一些必要条件。风向天老师用悟性来比喻选题的敏锐性,他举了费孝通先生的例子:风老师的一些同学跟随费孝通先生去江苏吴江去做田野调查,风老师等他们回来后急切地询问有何收获,其同学说无非就是座谈,下乡而已,感受不多,然而经沈关宝老师整理,并由费老审阅订正《小城镇大问题》成为中国小城镇研究的开门之作。个人认为,研究因选题生意,选题决定了研究的价值。

二、 方法服务选题,是研究者证明、修订、发现事物之间联系所使用的工具。根据风老师的观点,定性研究与定量研究是两种不同的思维,使用两套不同的语言,回答两类不同的问题。因而不能从定量研究的视角来看定性研究,也不能用定量研究标准来衡量定性研究——“不能用尺子量体重”。既然,方法只是工具,那么,选择研究方式方法的依据和标准既不是研究者个人的喜好,也不是研究者个人的知识背景,而是研究者所要探讨的现象的性质、所要回答的问题的性质。就比如,肖索未老师研究婚外包养,它虽不是宏观、整体现象,但具有时代属性和伦理价值,肖老师为了求真,通过私人关系,接触包养者和被包养者,去除自我建构,与这些边缘人群“共情”,将田野调查做成了一门“手艺”。

三、 数据是为选题服务的,选题需要用数据证明,需要采用恰当的证明策略方式。无论采用何种策略,议题、数据、分析策略之间关系需要逻辑自洽。无论是邱老师,还是杨老师,都将理论视为连接选题和数据之间的纽带,强调理论及理论假设的重要性,但理论需要数据证明。邱老师、杨老师、王老师都认为,对于定量研究者来说,利用公开的数据做研究是可行的,不建议自我获得数据,因为不具有权威性和经济性。杨老师以她的在研课题“性别-母职双重赋税下的职场性别歧视”阐述了如何搜集、处理、分析数据,以论证一个理论假说。

聆听大家演讲,本人深受启发,坚定了研究收入差距容忍度这一社会现象的背后逻辑的信心,框定了定量研究结合定性研究的方法——宏观层面,利用可获得数据,比如CFPS、CGSS等,来验证中国家户收入差距容忍度的影响因素假设;微观层面上,通过田野调查,了解不同阶层、族群的收入差距容忍度及其影响事件。

图文:刘翔宇